Aloe Records

2024年5月18日(六) at postpost 2.0

20:00 open|20:30 start|door: free

postpost 2.0 / 北京市幸福三村五巷

柳汉吉 (Ryu Hankil)

柳汉吉探索音乐外部的声音,他对音乐和与之相关的所有常规持阴谋论的观点。

通过声学思维的思辨力,他思考声音作为一种不同的感知系统发挥作用的可能性,以及如何用这种声音从根本上彻底重组今天的现实。

Ryu Hankil explores sounds outside of music with a conspiratorial view of music and all the conventions associated with it.

Through the speculative capacity of sonic thinking, he considers the possibility of how sound can function as a different system of perception, and how it can radically and completely reorganize today’s reality.

孙一舟

住在北京,平常多用一些错误操作的电器演出。上次在postpost就是用的笔记本,这次会演一个新的patch。更多:sunyizhou.org

黄浩

好久没用 Max了,所以加一点硬件。

-—

几天前去拜访黄浩。见到两张桌子。一张是白色的车间桌,收拾得干干净净,两个音响一左一右,桌子比架子便宜,他说。另一张桌子放在另一间屋子里,一台白色缝纫机,一屋子布料,布头和补丁,像他打开Max/MSP的桌面。

黄浩接触Max/MSP是05、06年,他以前学画画,他去找到一个美国人,问他有什么东西可以做音乐,美国人甩给他一个最大的名字。他开始自学,很久之后,他成功打开了第一张画布,又过了一两个月,才确定这东西可以出声。

2023年黄浩又从头开始学做衣服,自己给自己当架子,写补丁,剪裁,做拼贴。

柳汉吉两个月前来过中国,第一天,他用他的桌面向上海的人群推演,如果总长度是一天,怎么通过压缩工作和空闲的比值来榨取出一种听觉。第三天,为了证明传统是错的,他用更强烈地扭转自身并变得更加拧巴(扭转)的方式(见柳汉吉《黑暗王子》),静静地站在他的电脑屏幕后面。

柳汉吉也曾经学画画。他的patch非常漂亮,每一个是一种虚构。他说他不喜欢视觉。这一次,他会应邀控制一张北京的桌面。除非魔法显灵,否则没有人会看到他本人。

孙一舟之前用笔记本做过几次演出。在Postpost就用的笔记本。那天左边的两个音响发出咔哧咔哧的肉眼可见的收缩和振动,之后所有的声音消失。声音又突然全部从右边一起出现,一直持续到演完。

(计划这场演出的灵感,来自在Postpost买到的一本书:DNA#8 Looking at music,由HKW和Spector Books出版。谢谢!)